[[toc]]
[[printbook]][[printchapter]]
[[navprev]][[navnext]]
 
 

道篇
第六十八章 同道

六十八章 同道23

 

希言自然

飄風不終朝,暴雨不終日

孰爲此?天地而弗能久,又況於人乎

故從事而道者同於道,德者同於德,失者同於失

同於德者,道亦德之;同於失者,道亦失之

 

:有罕見、鮮、少、遠等義。亦義仰慕,希顔(仰慕顔淵,後泛指仰慕賢者);又作“無”解,如希聲(無聲),希夷(空虛寂靜,無聲無色)。第三章(41):大音希聲。亦通“稀”。  :甲骨文字形,下面是“舌”字,下面一橫表示言从舌出。从“言”的字與說話或道德有關。《說文》:“直言曰言,論難曰語。”《法言·問神》:“言,心聲也。”此外言尚有議論、告知、陳述、說明等義。  希言:即無心聲,無法用語言表述。  :《說文》:“自,鼻也。”段註:“許謂自與鼻義同音同,而用自爲鼻者絕少也。”有始、開頭、起源、自己、由、從等義。另可參鼻義:从自,从畀,“畀”又兼作聲符。“自”是“鼻”的本字,作“自己”用後,另造了“鼻”字。“畀”是給予、付與的意思。合起來表示一呼一吸,自相給予。亦作初始、發端解,如鼻祖(始祖)。  :即“燃”。《說文》:“然,燒也。”下面的四點是火的變形。《孟子》:“若火之始然。”亦義照耀,明白等。  自然:最初始,開端起源的燃燒,所釋放的光明照耀一切。這裏指自性、真性、真我、本來面目所發出的不增不減,無生無滅的無量光明。

:旋風、暴風。  本義把絲緊。另有終了、終極、結束、整、全、盡等義。帛書作“”,含修真法義。《玉篇》:“冬,終也。”  :通行本作“驟”。

句義疾風難以持續整個早上,暴雨不會整日不停歇。身國中後天向先天轉換的劇烈變化,相對而言是暫時的,應當正確對待。

通行本“此”後多一“者”字。  :誰,哪個。

句義:這是什麽原因造成的呢?

:有狀況況且何況每況愈下等義。甲本殘缺,乙本作“天地而弗能久,有兄於人乎”。有,通“又”;兄,通“況”(據《說文》段註)。

句義:天地也不能持久地風雨,又何況人呢?

《說文》:“隨行也。”有跟隨、順從、從事(幹某項事業)等義。  “從事而”通行本作“從事於”。乙本及通行本作“失者”,唯甲本此處作“者者”。

段義:後天向先天的轉化,符合於道的規律,才能與道的永存相同;把握德的能量性和品格性,才能與德永恆相應;心身失於道德者,永恆在天地間存在的道德必然失於心身中。

甲本僅有“……者道亦失之”,依乙本補。通行本作“同於道者,道亦樂得之;同於德者,德亦樂得之;同於失者,失亦樂得之”。

段義:具備德的品格者,道就會助之以德的能量;與德“一”能量的品格相違背者,道也就會棄之而去。

 

〖註音〗

弗:fú音服;孰:shú音熟。

 

【繁簡對照】

飄(飘),風(风),終(终),爲(为),況(况),於(于),從(从);遠(远),關(关),舊(旧),滅(灭),書(书),驟(骤),殘(残),據(据),補(补),處(处),筆(笔),誤(误),僅(仅),數(数),與(与),樂(乐)。

 

[[navprev]][[navnext]]